发现无锡 | 苏东坡:买田阳羡吾将老

锡宜兴蜀山南麓有书院名“东坡”

此“东坡”指的就是北宋大文豪苏东坡

苏东坡一生多次来到宜兴

这里有他多年交往的挚友

有他钟情的山水

他为这里留下了《楚颂帖》、

天远堂海棠、蜀山书院等遗迹

 宜兴,古称“荆邑”、“阳羡”,宋起属常州府辖。

关于常州府的由来,始于隋朝。据史料记载,隋文帝杨坚灭陈统一全国后,为加强对地方的治理,废郡置州,在常武境内废晋陵郡,设置常州。当时的州政府设在常熟,后常熟割入苏州,移常州于晋陵,从此才有了常州之名。至唐太宗贞观元年,常州属江南道。宋太祖赵匡胤平江南、灭南唐后,将常州改为府,下辖晋陵、武进、宜兴、无锡四县。苏轼一生多次来到阳羡,主要集中在北宋熙宁、元丰年间。 

苏东坡旅居阳羡考

北宋熙宁年间(1068-1077),苏轼通判杭州任内,由于通判属副职,因此有大把的时光可以出游,他曾多次往来于宜兴与杭州之间。

北宋熙宁六年(1073)秋,苏轼赴常州、润州赈灾途中,就曾在好友单锡阳羡老家小住,对当地的如画山水与淳朴民风颇为倾心,并于熙宁七年(1074)在黄土村置有田地。

单锡与苏轼为同榜进士,嘉祐二年(1057)汴京琼林宴上,苏轼与另一位阳羡同榜进士蒋之奇同席,因蒋之故得与秀才单锡相识,遂成莫逆之交,亦是其人生低谷时不离不弃的好友。

元丰二年(1079年),43岁的苏轼因“乌台诗案”被贬黄州。元丰七年(1084),苏轼离开黄州举家奉诏赴汝州就任,但由于长途跋涉,旅途劳顿,苏轼幼子不幸夭折。同年八月,苏轼前往金陵,与好友蒋之奇、滕元发商议乞居常州宜兴县之事,九月间先期到宜兴住了2个多月,稍后向朝廷连上二表请求暂且不往汝州,乞居宜兴,元丰八年(1085)获准。

在宜兴《徐氏宗谱》只言片语的记载中,亦可找寻到元丰年间苏轼来阳羡时的历史佐证:在湖北黄州任宜兴籍翰林学士徐猷元与当时遭贬的苏轼交往甚深,曾与苏东坡、邵民瞻、蒋之奇等人同游宜兴山水。

据记载,苏轼一生来往宜兴不下十次,在当地留下了《楚颂帖》、天远堂海棠、东坡书院等遗迹。 

“东坡海棠”遗世独立

宜兴楝树港一株树高丈余、树冠最大直径达8米的海棠,即为北宋大文豪苏轼亲手栽植。

900余年树龄的“东坡海棠”

“苏轼阳羡植东坡海棠”当时即被传为佳话,明史·夏隆《永定海棠记》一文中有这样的记载:“东坡乞居阳羡,携其花至,而天远堂主人邵民瞻与之游园,传其种,而宜邑始有西府海棠,永定传为佳话。”

此外,宜兴《邵氏家谱》对此亦有记载,且述说甚为详细——

当地闸口天远堂主人邵民瞻在淹头村买地置宅。元丰六年(1083)二月,邵民瞻新宅落成,苏轼前往祝贺,并书以“天远堂”匾额相赠。一年后,东坡再次来访天远堂,将蜀中携来的一株西府海棠亲手植于邵氏庭院。

闸口永定里邵氏为宜兴望族,北宋时曾有“一门同榜六进士”和“一邑叔侄二魁”的传奇。邵民瞻为时任常州知府邵灵甫长孙,素仰慕苏轼才华,与其交情甚好。苏轼每至阳羡,邵民瞻必尽地主之谊。“天远堂”堂名取自东坡《归阳羡词》中“画楼东畔,天远夕阳多”之句,因这一株西府海棠,邵氏花园乃有“海棠园”之名。现存天远堂和海棠园为1982年宜兴政府拨款和邵氏后裔捐款重修而成。

当年苏轼为邵氏所题“天远堂”匾额却早在南宋初年金兵南侵之时,便因邵氏故居被焚遭损。现存“天远堂”匾额为南宋孝宗淳熙三年(1177),邵民瞻外甥鲁钊重建天远堂时,按残匾重新勾摹而成,首署“元丰六年二月”,落款“眉山苏轼书”,下钤“德寿之称”白文方印。

“天远堂”匾额

世界万物终是此消彼长。东坡海棠尚存。四月正是江南花事纷繁之际,这株东坡海棠虽在宋高宗绍兴年间因金兵行暴曾遭火噬,但却存活了下来,独立世间九百余年,至今依旧风姿卓然,每临花季便是老树新花,璀然怒放,红云似绮。 

传世《楚颂帖》意属终老之地

元丰七年(1084)十月二日,逗留阳羡的苏轼写下了著名的《楚颂帖》——

吾来阳羡,船入荆溪,意思豁然,如惬平生之欲。逝将归老,殆是前缘。王逸少云:我卒当以乐死,殆非虚言。吾性好种植,能手自接果木,尤好栽橘。阳羡在洞庭上,柑橘栽至易得当买一小园,种柑橘三百本。屈原作橘颂。吾园若成。当作一亭,名之曰楚颂。

元丰七年十月二日,东坡居士轼书。

《楚颂帖》又称《种橘帖》、《入荆溪题》,短短96字直抒胸臆,道出了苏轼对阳羡山水的钟情。

 《楚颂帖》是苏轼传世书法真迹中的精品,笔势苍劲磊落、酣畅淋漓,已斟妙境,原件早已佚失,现在宜兴徐文靖祠内可看到的《楚颂帖》碑刻为依原帖拓本摹刻。据可查找的资料,明代弘治年间,宜兴人侍郎沈晖重修道公祠时将该帖摹勒于后,置于祠中碑亭,后下落不明。明成化年间,宜兴籍礼部尚书徐溥长洲李应桢处见得此帖后,欣喜万分,于是选用优良石料精心摹刻后带回家中,并在摹帖后面跋了《楚颂帖》的摹刻经过——

苏轼《楚颂帖》拓本

“吾乡山水佳胜,昔苏文忠公爱而居之,故其名益著……若此种橘一帖,乃长洲李应祯携以示予……遂用摹刻于石,临视惟谨,不敢失真。”

徐溥拓本存世也极为鲜见,民国时期曾有人在市上以重金购得此拓本,但后落入日本人之手,又辗转至台湾。 

“东坡书院”原为苏氏家宅

据宜兴县志记载,东坡书院又称“蜀山书院”,为苏轼在蜀山南麓买地修建的书院。

“东坡书院”始建于元丰八年(1085),即苏轼乞居宜兴上奏获准后,最早实为其家宅。当时由于苏轼一家人员众多,长期寄居亲戚家多有不便,他便在宜兴丁蜀独山之麓购地筑起“东坡草堂”,之后又扩建成“东坡别墅”。

东坡书院屡有兴废,元代在原址上建起“东坡祠堂”,后又废为僧舍。明弘治十三年(1500),工部侍郎、宜兴人沈晖又重建东坡书院,清代康熙、乾隆年间又经多次修缮、扩建。但咸丰年间,书院又被焚毁,直至光绪八年(1882),当地二十四家望族合资重建东坡书院,成为宜东南八乡培养人才之所。光绪三十二年(1906),科举废除后,东坡书院又改为东坡高等小学堂,后为东坡小学所在地。郭沫若、邹韬奋等名士都曾在东坡书院讲过学。

建国后,东坡书院还曾经办过工厂和学堂,但因为疏于管理,这一处文物保护单位日渐破败。2002年,当地政府对东坡书院进行了大规模修缮。修缮后的东坡书院有屋宇四进,保留了“东坡买田处”、“讲堂”、“似蜀堂”等匾额,砚池左碑廊内陈列有明代李东阳、徐夔等九方碑刻等,湖山拱秀厅等建筑依然可见原有风貌。 

“归老阳羡”终未得偿如愿

与东坡海棠、东坡书院、《楚颂帖》这些有明确记载的历史相比,玉带桥、东坡提梁壶与苏轼的关系则多与民间传说有关。

玉带桥为一座古朴的单孔石拱桥,栏柱顶刻莲花纹,拱内有铭石两块,因岁月侵蚀,字迹已模糊不清。相传为北宋元丰年间,苏东坡寓居宜兴时,见当地两岸百姓因无桥出行困难,遂解下身上所佩玉带以作造桥费用所建。

玉带桥

关于“东坡提梁壶”,传说为爱茶至深的苏东坡在宜兴期间,别出心裁构思了一款紫砂壶,并请当地紫砂艺人精心制作烧制而成。但毕竟典出无据,“提梁壶”实为清嘉道年间制壶名家杨彭年改制演变而成的一款紫砂壶,不过借了“东坡”之名罢了。

东坡提梁壶造型

“吾行四方而无归兮,逝将此焉止息”,漂泊一生的苏轼曾数次表达过在阳羡终老的意愿,但世事又岂能尽如人意。北宋元符三年四月(1100)大赦,被贬的苏轼从岭南北归,复任朝奉郎。建中靖国元年(1101),苏轼回到常州,时年66岁的他百病交集,上表乞告老还乡,“臣素有薄田,在常州宜兴县,粗了粥,所以崎岖万里,奔归常州,以尽余年。”这位大文豪于建中靖国元年(1101)七月二十八日卒于常州,阳羡不过近在咫尺。